当苹果遇见桔子

来源: 蘇靜喜 时间: 2015-12-15 阅读: 所属栏目: 爱情文章

我不相信一见钟情。很多人都会觉得这是一个特别不浪漫的习性。他们总会说,对待感情,你怎么能这么理性。又或者有很多人都会问,你为什么不谈恋爱呢,先选一个差不多的对象啊,你怎么能这么挑。

于是,太理智或者很挑剔。它们都变成了我的问题。

有时候我只是想,多花一点时间去了解一个人,去设想一段感情,这有什么不好呢?我们在找的,毕竟不只是一种草率的热情啊,更多的是一段能够让你一头栽进去的关系。

一头栽进去。是的,这就是我对感情的定义。没有守身如玉,也不求全身而退。失去重力,抛弃方向,一头栽进去。

哈利本来可以在一开始就爱上萨莉的。那个时候的她已经足够美好。当她歪着头计算自己该付的那一份账单时,他对她说:我觉得你很迷人。

在这样朴素的瞬间觉得她很迷人。这至少是动情的某种可能不是么?

可是他却花了十二年去爱上她。就像在影片最后,他们如那些老夫妻一样坐在镜头前。他说:我们用了三个月就结婚了。她纠正:是十二年又三个月。

我想这大概就是这段爱情为他们设置的情境。十二年,再加上三个月。

有人跟我说她有某种能力,即在初次遇见别人的时候,就会有预感和他往哪个方向发展:朋友或者恋人。当时我好羡慕这种直觉。这样的话,凭借这种能力我可以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告诉他:我走路很快,我有点挑食,我面对喜欢的人会紧张,想好的十句话往往只记得说出四句,我不是很大胆,我不会太主动。我可以托着腮想整整一个下午,列出一张单子,罗列好自己身上那些可能耽误或者助长一段感情的所有特点,然后递给他,就像老师布置完作业之后留给学生的那一份补充阅读。

这样你就会喜欢我吗?会还是不会?

前两天看了一部电影。女主角说,她要跟男人约会五次之后才可以上床。有的时候时间刻度看起来确实很冰冷。但我们也确实需要它。就比如,第五次见面时你才能够看见我露出牙龈的笑,第十次见面时你才可以听见我说脏话,第十五次见面时你才能够有一些关于我的记忆储备,然后借助它们来判断,我值不值得被选择。

因为时间会滋生理解,所以在谈及感情的时候,时间是我们必须考量的一种资质。所以如果你没有给我时间,那么我想,你也没有资格选择或者放弃我。

有时候我们觉得从朋友过渡到恋人很安全。就像萨莉和哈利这样。可是不要忘记,他们并不是开始就是朋友。最初她甚至不喜欢他。从朋友变成恋人,是他们在那三个月里完成的。之前空白的十二年,是因为,他们都没有给对方时间。他有海伦,她有乔。他们让彼此保持平行。

我身边也有这样的例子。外人都觉得不太搭的两个人,平安无事的相处很久,却在某一天突然火光四溅,就这么聚拢在了一起。问起来都会说,他们之前真得都没有把对方往那方面考虑过,直到有一天,某件事之后,一切就都顺其自然了。

所以我总是觉得,既然我们有时间去了解对方,为什么要去一见钟情呢?既然我们握着大把的好光景去酝酿一段感情,去熨帖一种悸动,为什么我们要孤注一掷的冒险呢?

很多时候我们很难知道自己会喜欢上什么样的人。感情不是固定的模具,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拿来机械的套在别人身上。甚至有时候我们会喜欢上一个让自己都甚感意外或者离设想相距颇远的对象。可是当它发生的时候,我们觉得恰当觉得快乐,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

现在让我选,我想我还是不会要那种初见就能感知未来关系走向的能力。我宁愿接受不知道从哪个方向抛过来,那个线条暧昧内容模糊的你,花一点时间,好好地去把你描绘清楚。因为我以为,这个描绘的过程,也就是感情的一部分了。也许走路很快,有点挑食,会紧张不大胆不主动这样的特点会让我在还没有抵达终点时就失去你,但这又怎样呢,经历过时间之后的选择,我想我们都会发自内心的尊重。

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苹果都会遇见另一只苹果,所有桔子都会遇见另一只桔子。可有时候就是一个苹果和桔子的故事,却比两只苹果或者两只桔子更动人。你所要做的,就是花一点点时间去探索这种未知。

电影结束的时候,他们的探索还在继续。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一颗被上了保险的心。就像是之前对着镜头娓娓道来的其中一对老夫妻,他在与她离婚三年、经历过别人之后,又一次选择了她。

这个世界上,无数的血肉之躯、真情实感,都会经历惶惑或者摇摆。相比于花了点时间绕了点弯路之后的非你不可,那种说好的永远看起来是不是又有点苍白和乏味。

当苹果遇见桔子。这时候我也不知道,我是喜欢上了沉默如迷的你,还是爱上了变幻莫测的命运。

爱情文章

荷塘夕照下,我谋杀了爱情。 荷塘对面,夕阳溜到了树梢上,召唤着百鸟归巢。虽然分辨不出是什么鸟儿,但那夕阳下如云涌动的黑影里,迸发出百家争鸣的乐音,耳朵...[阅读全文]

我时常在想,如果当初让饼子留下,我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饼子走的前一天晚上,我们背靠背蜷坐在海边。夜已经深了,沙滩上空飘荡着一阵阵涨潮的声音。 对面是金...[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