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爱情曾经来过

来源: 网络收集 时间: 2016-01-11 阅读: 所属栏目: 爱情文章

认识Kevin很久了,May一直不太喜欢他。

其实他俩算不上真正认识。

有一天,May被朋友拖进某大群,朋友小窗敲她:“安心待着,这里经常发广告,每次求转都发红包,土豪得要死,攒钱看电影吧。”

May是大金牛,每一分钱都指望碾碎了吹着花呢,于是兢兢业业在群里猫着。碰到能转的广告就抢个红包,不愿转的心再动也只吞吞口水,就是这么有原则!

然后,Kevin来主动加她。Kevin是群里八哥,谁说点什么都能插嘴两句,May看出来他在群里像个小头头,于是通过。

聊了段时间May开始烦他。一个男人,隔三差五数落女朋友的不是,这样的人,你会喜欢吗?聊着聊着,断了。网络上这样擦肩而过的灵魂太多。

大概杳无音信两个月,一天,May手机响了,字幕条在屏幕上方游动,“明天我来H城出差。”May不认识号码。

“你是谁?”摁下发送键那一瞬,隐约觉出可能是Kevin。因为他说过一嘴,自己是华东区销售主管,8月时会来这座城市出差。

信息很快回复过来:“靠,88。”是的,就是他了。喜欢说“靠”字,喜欢拿“88”切断话题的,只有他。

Kevin在微信里把行程单、车次、宾馆房号都一股脑发给May。茶水间,小姐妹瞥到那些信息,“有病吧这哥们,难道送货上门来约炮?”

May抢过手机:“去!他没你想得那么恶心。”把手机塞进口袋,心里也打鼓,“我怎么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呢?”

那晚参加一个派对到很晚,一大帮人杀到“回民老李”吃烧烤,May被啤酒灌得晕晕乎乎,出门时指着不远处一座大厦问:“那是哪?”

“新世纪大酒店。” May酒一下醒了,嗯,Kevin住在里面。

也不知为什么脑子开始短路,她扶着玻璃转门给Kevin打电话:“我楼下呢,下来见我,快。”

“May吗?你在哪儿?哦,酒店楼下?我去机场送个人,马上回来。”

她烦,想回家,但腿发软,哐当一声埋在大堂松软的大沙发里。

过了好一会儿,一个男人急匆匆推门进来。May觉得不像,因为比照片里胖、丑。

那男人也有些犹豫,但还是走过来:“你是May?”她点点头,然后大家笑了起来。

May请他到对面的龙虾摊喝酒。坐定,她还在絮叨,不像,真不像, “你是我第一次见到本人比照片上漂亮许多的姑娘。你都不用美拍吗?”

May咧嘴笑,不肯告诉他,自己对他的第一印象。

一瓶古井贡,三斤麻小,两盘水煮花生,两个陌生人一直喝到午夜。也不记得那晚究竟说了什么,只记得告辞各自回家,一夜无梦。

又过几天,Kevin给她打电话,说明天回北京,问May能不能陪他玩一天。

地主之谊总要尽,站在宾馆门口,May问他想去哪。

“大蜀山!”

May被整晕,懒得解释那只是本城近郊一座小土坡。

去就去吧。

车开过青阳路高架桥,Kevin坐在后排大叫:“我看见大蜀山了!”

May觉得奇怪,出租司机也忍不住问:“哪能看见,还早着呢!”

“怎么没有,刚才大路牌上有个白箭头,上面明明写着大蜀山!”

May被逗笑。Kevin看见May笑,大傻劲更往外喷薄:“见你笑真好,现实中你那么文静,我真有点不习惯。”

呱唧,May一张扑克脸又挂了回去。

从山上下来,时间还早,她陪他坐公交车去火车站。

从起始站上车,只有他俩,到终点站下车,车上还是只剩下他俩。May送他进入口,Kevin坚持要跟May握手道别。抓着May的手就不松,把May硬往怀里揽。May大笑,挣脱,挥手告别。

一个人在夜幕里等公交车,May有些惘然,是不是爱情也是这样,散了聚,聚了又散,相恋的时候,以为生命之车只有两个人,等不爱了,烧退了,才明白,原来一路上已经上上下下了很多很多人。

May的生活,又恢复平静。Kevin开始频繁在她微信留言,这是生活唯一的变化。

一天中午在家午休,手机在书房响个不停,她揉着惺忪的眼去拿,好几条微信加短信,都是Kevin发来的:“你在干吗?”“H城放《头脑特工队》了吗?”“我下午请你看电影好不好?”

“你在哪?”

“和你在同一片蓝天下。”

“地球?”

“东土大唐。”

“你是不是在H城?”

“你说一句我就飞来。”

“要我说什么?”

“说你想我。”

“我不想你。”

“你想我呢。”

“真的不想。”

“骗人的小孩晚上尿地图。”

“别胡搅蛮缠。”

“说,想我。”

“想你想你行了吧。”

“那我马上坐火箭炮过来。”

May笑着摇头,这个Kevin还像个大孩子。为什么有的男人永远都是大孩子?

出小区,听见有人在身后猛摁喇叭,回头一看,车上居然坐着Kevin,一脸贼笑:“May,我坐火箭炮刚到。”

May坐上副驾驶,觉得一切不可思议,这男人为什么总那么神奇?

吃完晚饭,两人到公园散步。

Kevin指着一栋高房问:“那是什么?”

“婚礼堂,里面蛮漂亮的,好多年轻人都在里面举办仪式……”

“等一下。”Kevin开始摸手机,折腾半晌,然后一定要求May挽住他的胳膊。

“干吗?”May不停挣脱,却被他胳膊越夹越紧。

Kevin拖着May的手,在皎洁的月光下慢慢向婚礼堂走去,他的烂手机开始唱《婚礼进行曲》,May狂笑,挣脱,Kevin将她十指紧扣:“不准逃婚!”Kevin一脸严肃。

站在婚礼堂门前,Kevin深情凝视着她,无比温柔地说:“May,有件事一直压在我心头,不敢对你张口。这件事从认识你起就开始折磨我了,今天我一定要鼓起勇气把它说出来!今天,我觉得是表达的好时机……”

May的心提到嗓子眼,Kevin的睫毛里也蹦出了小星星。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May,你能借我点钱吗?”

噗……两个人彻底笑场。

坐在广场的大草坪上,他们“陌生人”聊起了自己的人生。

“刚进入社会那会儿,真挺挫败,常觉得不开心,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比我强,感觉自己没资格拥有幸福。”May叹气说。

“什么叫幸福呢?”Kevin问。他指着牵手走过的一对情侣:“你觉得那个女孩幸福吗?”

“嗯。当你一个人在这座城市生活,累时有个人牵个手那也是幸福吧。”May有些伤感。

Kevin看着她,突然握住她的手,凭她怎么挣脱也挣脱不了。

“如果你觉得牵手就是幸福,那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幸福啊。我就希望你能开心。”

May突然觉得,这个陌生男人其实挺温暖,也很安心。

晚上送May回家,站在小区门口,Kevin说:“华东区的业务我已忙完,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来。May,我要告诉你的是,要学着爱自己。牵手只是一种微小的幸福,大幸福在于你慢慢有自信,可以掌控自己的生活。明白吗?”

May狠狠点头,拖着长长影子,不愿再回望。她不知道Kevin有没有离开,她只是害怕自己一回望,不小心泪会落下来。

文 | 陶妍妍   摘自《爱的年份》

爱情文章

荷塘夕照下,我谋杀了爱情。 荷塘对面,夕阳溜到了树梢上,召唤着百鸟归巢。虽然分辨不出是什么鸟儿,但那夕阳下如云涌动的黑影里,迸发出百家争鸣的乐音,耳朵...[阅读全文]

我时常在想,如果当初让饼子留下,我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饼子走的前一天晚上,我们背靠背蜷坐在海边。夜已经深了,沙滩上空飘荡着一阵阵涨潮的声音。 对面是金...[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