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开往永恒的春天

来源: 时间: 2011-11-09 阅读: 所属栏目: 爱情散文

  此时是清晨,刚苏醒的晨光射进屋里,在地上盛开出一朵悠然的莲花,很美好的一天。她坐在电脑前给他写信,有一种难以准确表示的情感攫住了她,想念、遗憾?她一时也无法说清。
  
  她一直记得他们在车上相遇的情景。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书。不久后他上车坐到了她旁边,她挪了挪身子,继续看书,没有抬眼看他,直到脖子酸楚,她揉揉后颈的时候对他一瞥,宽额、高鼻、浓眉,皮肤偏黑,手指颀长,骨节清晰,穿着白色的T恤和洗得发白的仔裤,就像小说里走出来的人物。显然他已经发现她正盯着他,他转过头看她,而她故作镇定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别处。
  
  “你也看三岛由纪夫的小说啊?”他突然问她。
  
  “嗯!他的作品我看不多。你也看吗?”
  
  “以前看过,现在没时间看了。旅途不应该看这么沉重的书。”他裂开嘴笑了,笑容像阳光一样媚而柔软。
  
  “因为我现在手里只有这本书,拿来打发时间。”
  
  “那我们聊聊天吧!一起打发时间。”
  
  于是他们从《金阁寺》里的沟口聊到了日本文学,聊到日本电影和动漫,最后还聊起了大阪的美食。他们总能在聊天中找到契合点,就像相识已久的朋友。
  
  夜里,他们倚靠着彼此入睡,她睡得很浅,隐隐约约听到他呼喊一个日本女孩的名字。
  
  到了目的地,已是隔天的清晨,他们没留下对方的联系方式便各自离去。几天后,他们在当地的一家很有名的餐馆了,餐馆人太多,他们在排队拿卡。
  
  “你一个人吗?”他问她。
  
  “是的!因为听朋友说这里的招牌菜值得一试,所以就来了!没想到这么多人!”
  
  “我也一个人。我们一起,可以吗?”
  
  她点了点头,看着停滞不前的队伍,他建议她说,“我们去吃点别的,下次再来这里吃,
  
  于是他带她去了一家日本拉面馆,那家日本拉面馆坐落在一个僻静的街角,装潢充满了日本风情,服务小姐全部都穿着日本和服,态度可亲。
  
  “这家店的老板是日本人,做的拉面很地道很好吃!”许恺说。
  
  她点了点头,四处张望,眼睛最后停留在台上几个正在跳舞的日本艺妓。
  
  不久之后,老板亲自把拉面端了上来,还免费送一些小吃给他们,因为许恺是这里的常客,老板用不标准的中文大赞她漂亮,而她也用日语回了句谢谢,也是她仅会的一句。
  
  她夹起搁在汤面上的一块鱼板,放起嘴里,轻轻地咀嚼,“好吃!”她开心地说,她又喝了一口汤,“太美味了!”然后扑哧扑哧吃大口大口吃起面来。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吃东西的样子看起来很有福气,让人感到很幸福!”
  
  她摇摇头,“没有。”
  
  她确实是一点都不挑食,认为食物是得之不易的东西,应懂得珍惜。她这个好品质,似乎与生俱来,即使是在吃一个苹果,你可以在她脸上看到享受与满足,
  
  晚上,他们又在一家有情调的咖啡店遇见了。这个城市太小,这样的邂逅随时随地都在上演。
  
  “如果下一次我们还在车上相遇,我们就交往吧!”他看着她,表情严肃,眼里带着七分真挚,三分诚恳。她笑而不答,啜了一口咖啡,咖啡很苦,她忘了加糖。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他说着,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然后夹起一块方糖放进她的咖啡里。他是这么地体贴入微,可她还是不能应允他。她摇了摇头,“我们应该不会再次在车上相遇了!所以这个假设不成立,我不答应!”
  
  随即他的眼神黯淡了下去,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在那么一刻,她有点动摇了,但理智让她坚定了自己的意愿。她没时间也没勇气和他守这个不可能实现的约定,下一次会是多久之后?三年?五年?还是十年?
  
  “给我你的手机号码,可以吗?”
  
  她拿出随身的圆珠笔,在餐巾上写下了自己的邮箱。收过纸巾,他皱了皱眉,然后就笑了。
  
  最后一次见面,是他发邮件邀约她的,他约她去吃川菜。
  
  “你在日本读书的时候,遇到一个叫樱井雪的日本女孩吧?”她问他。
  
  “嗯!我和她……”他刚想讲他和日本女孩的故事,却被她打断了。
  
  “不要告诉我,那应该是个美丽的故事,你放在心底就好!请容我去无尽的想象。”
  
  回来的路上,路过一个卖盆栽的摊位。她挑了两盆文竹,一盆留给自己,一盆送给他。
  
  “世有嘉木,心自通灵。”她微笑着对他说。他接过盆栽,承诺会好好照看它。
  
  成:
  
  你的眼睛,你的唇,你的谈吐,你的深情,完全符合我对爱情所有的幻想。但是,你就像我假象的情人一样,完美得太不真实。
  
  我记得以前在某本杂志上看过一篇文章,好像是叫《旅途无真爱》,我想这是有道理的。我们能在旅途里相遇,本是命运里的一种难得的缘分,别让其他的情愫来干扰它。
  
  那盆文竹,好好养着。其实文竹也是有花语的,它象征永恒,朋友纯洁的心,永远不变。而在婚礼用花中,它则象征是婚姻幸福甜蜜,爱情地久天长。
  
  我们至始至终都只能是朋友,我相信,会有另一个樱井雪,与你同系一条围巾,同登一条船,同赴一个彼岸。到那时候,我把我的那盆文竹也送给你。
  
  文\缨丹

爱情散文

偶然看了这样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何当共剪西窗烛》。内容大概是:文革期间,一个大学生下放到渔村,很自然就与渔民的女儿恋爱结婚生子,又很自然的随着文革...[阅读全文]

我以为是风,吹动着狂乱的心事,把悲伤写成了想你时的歌。我以为是云,带着思念的浮动,在空旷的蓝天里流浪,总以为自由里,挥洒着快乐的烂漫,我...[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