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音落间,轻描淡写

来源: 网络收集 时间: 2013-11-11 阅读: 所属栏目: 爱情散文
  有人在风起的远方,埋下了相思追忆的伏笔,与指尖舞起,弹指音落时,抒写下一段轻描淡写的悲伤,时常在梦里开花,繁华遗尽时,苍凉满襟,心间起舞,渲染了寂寞和相思。不知是谁?早已记不起、何时起,快乐的身影,离天空很近,离远方很远,那么一切故事,在心事的行囊里,泛起海水般的浪花,又不知是谁?荡着旧时光里双桨,在那远去的航帆里,轻歌浅唱?我的世界,就算到剧终,也时常听见呼唤的声音,轻描淡写,往昔似梦。
  
  酌酒尽唤,非我本意,往事如风,繁华成空,太想念一段曾经,故事里的相依,悠远而漫长;那时光,我们曾许下恒久了的地地老天荒,总以为,那些誓言可以到海枯石烂。情深似海的缠绵,在过境的回忆里,成为生命里的永远。那些缠绵在我心头的一季狂欢,我总以为,如若那样,我便是唯一。为自己快乐地种下了千年相思的古藤,意本开花,怎知枯萎,一曲离殇,终是弹指音落。
  
  爱情的小河,在记忆里干涸,一梦红尘,千年远逝,曾经的故事,轻描淡写。闭上双眼之后,我好想时光可以倒流,爱、就那样,一直不变,在尘埃里落定。太多不想在缺憾里接受的曾经,为何;这般无奈,总会在梦开花,悲伤弦音间,寂寞万千,如影随行?爱如幻影一般,回不去的往昔。因为太累,我为自己写下一首歌,风起时,总想起你的容颜。
  
  远方不远,离天空很近,总有一段叫天涯的距离,在幸福的意念里,是我最想去的曾经。无论旅途多么的艰险和坎坷,即便是赴汤蹈火,刀山火热,都未曾畏惧。然、不经意的年华,唱起了青春的阙歌,抒情的感想里,悲伤往往来的最真切,有时候,照片的回忆,总让人落下滴滴泪水,涟漪在往昔的画册里,扰乱了心事的繁琐,驱走了快乐的影子,漫漫长路,我一直在漂泊,心间在狂欢、寻不到一丝安然与小憩。
  
  芳华浮生,扰乱了最初的光年。情深缘浅的纠缠,成为繁华里最喧嚣的尘世,忆流年、笔尖在悲伤的低吟里轻轻起舞,落下了永远的恒定,穿越在自己的国度里,带着回忆的羽翼,怀念从前。其实;你知道吗?我很累,疲倦的身影里,我一直在坚持,未曾远离,那些与你有关的欢声笑语。寻觅誓言的里纠缠,我知道,那句好聚好散的落音,一直弹奏在我耳边徘徊,伤感的花絮,残忍而轻描淡写。
  
  想不起还有多少日子,在以后的想相见时光里里,能够相濡以沫。回忆繁衍在悲伤与快乐之间,彷徨的岁月里;每当泪水镶嵌在脸颊时,我知道,那些远离你我的日子,含泪了我的双眼,坦然在心间的好聚好散,就那样在耳畔回旋。梦在远方,离我真的很远,我知道;那是我到不了的幸福。悲伤在踽踽独行的日子里,成为我最拘谨的依靠,让我一直学会去遗忘。
  
  有没有人告诉你?在无数的寂寞里,我是那样的想你?我的遗憾;只因有你,我一直以为,梦醒时的浮生,是我们两个人的幸福,过多强求的事情成为我的,就是一贯的奢求。打开尘封的心扉,突然发现,原来;只有我,而你不在我身旁。一段记忆染红了我所有的心情和恼事,让我再一次读懂时光。喜欢聆听,这种独自一个人的时光,喜欢一个人漂泊的孤单。是不是来得太突然?原来;牵绊跋涉,万千寻找,在一个平静的心态间,换回的只是坦然和静好花落。
  
  天空的高度,在回忆的画笔里,落下了高傲的姿态,有很多人总会对我说,我很喜欢你这种漂泊洒脱的感觉,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城市,可以想做什么就有勇气去追求,其实;我很不喜欢你们这样的话,对于一个漂泊的行者来讲;我所欣赏的是一种精神的突破。或许;你们不知道现实里还有接受,面对是一种勇气,就算有时候勇气可以抵挡一切,终究还是低档不了,让我们怎么去接受现实。繁华落尽时,现实终会醒目,有过经历的人,都会知道,他们的故事永远都有说不完的诠释,解释是一种多余。
  
  那年相依,时光静好,月华如初。无可奈何里,伤痛了还很多记忆,人生在选择里,收获自信的勇气。我是一个懂得知足的人,就算再悲伤,选择的永远是心里的真诚,不喜欢生命里的那些,华丽的谎言和共镶的演出,太多充满谎言的唯美,是自己最不想接受的现实和刻骨铭心的回忆。是因为怕疼,疼的放不下,轻描淡写;只不过是一段曾经。懂得珍惜的人,永远知道,生命的另一端,到底是什么?再等待里的直绎。是永远的变向,无法改变,还是无法遗忘。
  
  风往往改变意念里的方向,就算在选择的转角处,我们去选择了谁?而那些最难忘的,却是一段风景里的陌生,留下的是永远无法去弥补的遗憾,欢捏着悲伤的旋律,渐行渐远,忽如弹指音落。一个好的散文家可以用笔尖的构思写出中心思想和抒情的感想,而我们时常苟安与当下对生活,难以决别,涵义深处的中心思想,到底在哪里?困境在缺少坚韧里成了最短暂的晴明和黑暗,时常寻不到方向,而轻描淡写之后,珍贵的是一段时光的苍白。
  
  很多时候,很想一切人,就算是生命里的过客,都对脑海的回忆,留下了最深的追忆。我所想念的,只是那段时光里的快乐,因为很多未曾来开的人,让生命最初的芳华,有了颜色。旅途的风景是一段永远的沧歌。陌生之后,都会在季节里赏心乐事,那些年,追过的女孩,至交的兄弟,更加追求的梦想,成为人生的一场感悟,在记忆的千钧一发间,弹指落音,轻描淡写。
  
  带上烦恼的背包,走一段叫流浪的路。云淡风轻的日子里,我对感情的主题,永远落不下伏笔,耕织在心间的憾恨,永不落空,在每个漆黑的深夜里,任凭心中残留的灵光,把黑夜涂成了自己的白天。借助一种渴望的旋律,有了追求的感念,透过心扉,我看见迷茫的轻描淡写,淡然的虚荣,是活在实在里的悲伤,轻描淡写里的弹指音落。
  
  风居住的街道,有我,有你,我们的驿站,有我们曾缠绵的地老荒天,海枯石烂。对着落音心弦的悲伤,我曾跨过一道坎坷的超越,为了明天的不再轻描淡写,让故事放调历练的欢歌,在努力中寻思幸福的长远。不想让自由的特权,是眼泪的失去,一直都在改变,吝啬的微笑给予了你曾许下的承诺,在努力的落音间,思念你是千转百回的挂念,颠覆琉璃的日子里,一直在漂泊,征途一段幸福的渴望。指尖的落音里,我一直,就这样轻描淡写。

爱情散文

我以为是风,吹动着狂乱的心事,把悲伤写成了想你时的歌。我以为是云,带着思念的浮动,在空旷的蓝天里流浪,总以为自由里,挥洒着快乐的烂漫,我...[阅读全文]

偶然看了这样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何当共剪西窗烛》。内容大概是:文革期间,一个大学生下放到渔村,很自然就与渔民的女儿恋爱结婚生子,又很自然的随着文革...[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