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泪如帛,昨夜殇

来源: 网络收集 时间: 2013-11-11 阅读: 所属栏目: 爱情散文
  时光飞逝,生命里的很多时间都在不知不觉当中陨落消失。思维的一瞬之前还在双廊边的某一刻听海、吹风,以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件真实而令人动容的事情,突然才发现一晃已经几个月过去,如今暖阳高升,临近初冬。这时间的脚步似乎总是飞快,犹如绕脚嬉戏的蝴蝶,人生就这般匆匆过去了。总在繁忙的工作和琐碎的生活当中度过,不知不觉静了下来又害怕安静的时候,感觉寂静如同一块飞冽在空洞夜色中的裂帛,撕裂而沉重,令人失落神伤,不再温暖人心。
  蜷曲身躯坐在沙发上,摸一袋薯片咀嚼,重复的看一部粤语老片,李碧华小说改编的《胭脂扣》,令人感动而心酸,想着想着就觉得如果我是那个女鬼,是否会在来生再世再度寻找那个爱人?亦或者不会那么执着了吧,毕竟所谓真爱是没有太多来生来世的,或许这一世遇见,下一世又要变成别人某某,爱着的执着着的不过是一场过往,一种空象而已。
  贪恋如星空下坠落的繁星点点迷离,令人挥手美错。迷恋着谁和谁的过往,最终才发现眼角多了细纹,内心依然不会再为什么人什么事而动容太多,是麻木了吗?却又在不经意间的某一刻泪流决堤,不知道为什么。为了生活的不如意,际遇的动荡,爱恋的言不由衷?还是害怕老了这个词?原来人类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也不是自己,反而是这细细慢慢,宛若蜗牛爬过的年岁,一年年一岁岁,苍老了容颜也苍老了故事,连爱一个人的心也被越磨越薄,终究没了那份闲情雅致来泼墨笃香,细听流年了。不喜欢抱怨什么,却总喜欢幽怨,幽怨于一段古词爱盟,一份念想,一部老电影,一个回眸,一支指尖烟。
  从此以后再也不需要等待什么……却突然发现自己错过的只不过是别人的戏梦,合上折扇,大梦初醒,才知这情冷如一碗倒在颈后的冷水,冰凉的,刻骨的,没有名分得让人痴缠。谁来共你一份温暖?留守你的一段情梦?原来终究会变成自己所爱的那个人,渐渐的才明白是自己想要成为那样的人,于是遇见了彼此,靠岸,然后再成为彼此的彼岸。
  撑船的人,打伞的人,青青翠翠红红绿绿,所有的错原来只是自己,倘若不曾遇见便没有了这份刻骨,倘若遇见了,只能叹息一声。
  我想我不是那种幽怨深情的人,只是喜欢那些幽怨深情的人,因为情痴,才觉得这感情是世间珍宝,其实它本不值价的,不过是你生命中的堆砌和沉淀而已,一旦人生的城墙倒塌崩裂也就随着消失,也包括那人那事……渐渐的老了,那些爱也没有轰轰烈烈,至死方休了,原来老下来是可以让一切事物都平静的,也包括年少的无知和无畏。
  成了什么样的人?是否言不由衷?再也无心过问,每天都在忙忙碌碌中度过,突然发现一生想做的一些简单事情从未做过,现在想起,最终不想去做了。自己告诫自己,做人需要割舍幻想,于是渐渐成为了一堵城墙,最终连自己都推不倒,这样是否还好?如某人所言,安好便好。
  不过,这样真的好吗?
  渐渐的时间久了相爱的人也没有了爱情,《因为爱情》也只不过是唱给别人听的情歌。某人写了情歌千万,其实自己从未与人共恋,某人唱了情歌千万,其实都非自己那首,然而这些情歌却成全了千万个人心中的感伤和爱梦,原来爱情并非是说得清楚的事情,想来用手触摸也实在平淡无味,最终犹如嚼蜡,可有可无,从爱过变成无法共度,该分的还是分了,是缘分这东西真有缘起缘灭,一刻都不能多贪么?还是彼此来偿还上辈子欠下的债务?倘若所有的爱情都是前世的一段债,那么想来也令人感到害怕,自己身边最爱的人谁晓得会不会是上辈子最恨的人呢?倘若真是如此,这一世甘愿贪恋这份美错,下辈子也期盼再做痴缠吗?倘若真是这般纠纠缠缠几生几世,老是同一个故事的复制,是不是会太过乏味?最终亦没有了初见的那份悸动,难怪要喝孟婆汤了,在现世也只不过是前世的复制罢了,每一个痴痴缠缠的桥段都是发生过几百次的事情,然而因为忘记了,所以每一次都爱得要死要活,念叨着生生世世也罢了。
  都渴求在这个有限的时间里做所想的自己,后来才发现人活着很多部分都要透支给其它,比如说没完没了的工作了,烦人闹心的事情了,生活中的重重复复了,一天下来也没多少时间是剩下给自己的,于是便开始开发些空间给自己,比如说睡前放空自己畅游一些天马行空的事情了,打开电脑在Word文档上唠叨几句了,发发牢骚了,听首歌想想爱情的独白了,或者重重复复看一部老电影了,然后再自虐的沉浸在电影里的世界里反复哭泣感伤了。如果爱情也和电影一样,可以把它浓缩后装在某个小匣子里,然后封存,不知道下次打开的时候会不会是下个世纪?会不会发霉变质?也许什么都是有个期限的,一个人的生命尚且如此,更不用说爱情的起始终灭了。
  突然想起仓央嘉措的那句话:最好不想见,便可不相恋。最好不相知,便可不相思。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爱情散文

偶然看了这样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何当共剪西窗烛》。内容大概是:文革期间,一个大学生下放到渔村,很自然就与渔民的女儿恋爱结婚生子,又很自然的随着文革...[阅读全文]

我以为是风,吹动着狂乱的心事,把悲伤写成了想你时的歌。我以为是云,带着思念的浮动,在空旷的蓝天里流浪,总以为自由里,挥洒着快乐的烂漫,我...[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