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忘却红尘深浅

来源: 网络收集 时间: 2013-11-11 阅读: 所属栏目: 爱情散文
  小序:你在的时候,我用眼睛相遇你;你不在的时候,我用文字依偎你。看见你的时候,眉毛很弯;看不见你的时候,心绪很浓。听见你的时候,你在我面前;看见你的时候,你在我脑里。心与魂同在时,你离我最近,是我一直想要的皈依。
  走过雨做的季节,在风里飘浮无岸。今夜的风,神情专注地吹起了满天的怅惘,似要冷却秋的温度,还是要拉远秋的距离?抑或,它亦懂得,字是心流浪的足迹。每每重踏上这个格调的文字旧径,只为你给予的一生一世。
  曾想,不再写这样的文字,让我不要半卧在文字里,让我俩整个去沐浴烟雨的气息,让切实的生活里充满清风鸣蝉的乐调。再次搜寻着语出的港口,即使知道风摧残了记忆,太早的,太晚的,都成了叹息,也不甘不休,只因为记忆里烙下了多年深深的痕迹。一直想可以时时飞过千山万水,越过壕沟深涧,飘落到你身边,岂料竟是冥冥中一场场断翅的飞行。曾想,我会在一场不期而遇的雨中遇见你,会在一座曾共同呆过了数次的城市相偎你,在秋清朗的日子里看见你明晰的双眸,怎奈,竟还是一夜幽梦。我依然只能静立在这里,静静地期盼,等待,等待你回家!
  夜,寂寥无声,拉开紫色的帷幕,窗外迷离一片,你的身影如故地在我眼前轻舞飞扬。回首那年相遇,仿佛所有一切有关缠绵悱恻的言辞都在那一季复活,你信手拈来的诗韵,如此刻的风,飘飘扬扬。即便闭上双眼,也能忆起与你回眸的那一笑,像是耗尽了我们一生的温柔,从此牵住了我清绝的心。一路而行,“青青子衿,悠悠我心;青青子佩,悠悠我思。”沧海桑田的影绰,海角天涯的明暗,唯思念如线,千丝万缕,荼蘼了一季又一季。痴颠情愫、刺心文语,精心守护的恒远栽种着,花已开,果灌浆。听从天意,踽踽而行时,脚步还是你给予的意念,方向也是你许下的永远,而我依然没有徘徊的余地。走过的里程,飘荡的心魂,慢慢地粘连成殷红的记忆,揉乱了我的梦里水乡,定格成油画般沉重的痕迹。日复一日地走在有你的路上,步履上的负荷越积越厚,有心的风景,也有现实琐碎的点滴,可我,却不想卸下一点点。
  陌上的花在我的眼中开过,然后又在我的眼中忧伤地凋落。那时,你像风一样游来,然后停留,继而流连,如墙头马上的故事,又像今夜的风,去去犹来,脚步越来越急促,于是,你牵走了我的后半生。此时,我静静地趴在窗前听风,听内心的一份固执,守候初始的承诺,扔去未遂的若果。隔着窗子,其实,你已经听懂了我的心音。
  心,没有彷徨,因为你的温柔是我不厌的食粮。多少次梦溪笔谈中,你的字句席卷了我的忧伤,安抚着我的心房,蝶舞不殇。很久了,没有了智的敲点,只有傻在淡淡地诉说一个心的故事。恋,就这样痴傻了时光,长出了心的翅膀,攀附着你的季节,一对翅膀已渴望成疾。打开你控制的脉络,再一次拉开记忆的闸门,嬉闹轻扬的空间,唯你坐守,唯我相伴。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天涯阔宽,我已经站到了最高处;没有了来路,我依然绝决地前行着;寻不到足够的勇气,却祈盼着一生成平稳到老去;没有了力气,还是迈开了虚弱的脚步。为心,我站成一座想念的雕塑,站成一个恒守的姿势。忘记尘世的喧嚣,解开思绪的包裹,一颗水晶心,你一直都明白,一直都攥在掌心。
  微悸的心缘,遁去的时空,幽幽喟叹,以为不再是梦。没有你在身边的日子里,那还是我想象你的心空。你可真正想要若水穿尘,撩开薄雾茜纱,让我贴着你梦中的微笑,安然放牧着我的心语,疗治我存储的忧伤?一直想,一种姿势就是一份守望,一份期盼,一份虔诚,在简单里获得想要的微笑,不仅是心旅上最动人的风景,也是眼及处最真的画面。在一些当口,只恨常分离,而栀子花,我也只能容她这样寂寞地,微弱地开,哪怕最终萎谢,渐渐熬成灼灼的伤痕,也难轻言后悔。一次邂逅,一个恒守,扬帆寻去,今生,就这样了却!
  望着你的方向,穿过岁月的风尘,在寂寞中聆听心灵的回声,以简单的眺望复制久违的感动,包括你爽朗得犹如我们儿子一般的笑声,飒爽得如同你职业典范一样的身影。猝然思转,拾起一地思忆的碎影,在许多零碎而焦灼的光阴里拼成一个完整的你,告慰那一刻的失落。很想用满目苍翠、寂静涟漪去回放枕边幸福的笑颜,去重播灯光下摇曳的甜言蜜语,决然相信:有缘,就会深念;有念,就会永远,有念,一辈子与你相恋。
  雨过,城市喧嚣后的夜,踩着霓虹灯柔和的光线,一个人可以漫无目的的游走。一个人,一点风,一丝星光,我很庆幸可以在这样的夜,感受生命中遥远而贴心的眷念。在一生一世里,用尘世光阴去圆满梦里天堂,摒弃荧光流火般舞着诱惑的尘埃繁华,绕过苔藓的纸张,仍旧做着想你的梦。这时,你遂以蝶蛹的方式,在我的眼前拉开孤独的帷幕,也让我寂寞在失眠的夜里等你。你来了,风化的面容会是密林烟雨,风干的形象会蘸水婉丽,在灿烂的风景之外,目守琐碎相伴时积淀的浓郁情意,那会是彼此一生共享的好时光。
  文字蹉跎的岁月,一路上把所有的风景遗忘,唯你,刻留在我婉柔的心上。字句里浅浅的情丝始终无力表达内心的表白,你总是经意与不经意地伴我梦呓,让相守一生的约定,固若金汤般成墙。岁月不会为爱情买单,婚姻也让它延续成油盐酱醋的神话,诺言却成了爱情读不懂的砝码,而我,只想与你一同去解答。踏星观月,开窗迎风,在记忆深处寻找你,哪怕触及我心底最深的疼痛。许久,我才发现自己已深深喜欢上那渺远的星空,因为那一片星空下有你我在中秋的夜同坐屋顶数过星辰。身后,深夜的文字里,片片梨花情,你采摘的时候它已被雨水打湿,就像那时,你的眼泪湿润了我整个世界,在我的心底从此种下一生隐约的痛,因为这样的痛心,便摒弃了许多的纠结。
  在不见的清幽时光里,一篇文字写不出完整的心音,一些心音透不出彼此的心墙。有一些情节离去,有一些梦淡去,有一些印记深去,有一些意念浓去。目光之后的背景,深远而苍茫,我听见时光无可奈何地吟唱,也看见你我留下的一串串深重足印。玻璃窗外的世界迷离却真实,岁月里的爱情悠然却笃厚。缘浅情深,流动的时间,凝固的空间,我依然怀念那道深深的允诺,怀念那缕迷幻美丽的缠绵,怀念那滴挤进我生命中柔软的眼泪,怀念情深的眼眸中那抹淡淡的忧伤,怀念含笑的唇角边那缕宠溺的无奈……它们,不会岁月的平淡磨蚀。其实你很明白,你早已轻易地用满腔的温柔收割了我今生恪守的痴情。
  时光荏苒,记忆太沉重,没有你的时候,我只能在记忆中回忆过去。那些用你的容颜和泪水编织的回忆,我舍弃不了也丢不掉。可是,就这般执着的迎候,这般殷切的希望,也骤然搁浅在了思念的岸边。我只想鬓如霜的时候,你不再奔波,我不再翘首以待!
  常在流水晚照里,放任这火红的心事,淋漓尽致。一层层,一叠叠,每一刻都烙印着你的炽热;一点点,一丝丝,每一秒都承载着你绵延无尽的心语。曾嬉语赠你青丝,再不决断人间似水柔情的纠结,你却说那是你上一世相欠。原来你的情意是“未若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的决绝。繁华的相遇,已然能够穿越岁月的苍凉与刻薄,那些婉转凄凉的,触及眉间的忧伤,再不会如落花流水,因为这不是过客的宿命,也不是美丽的错误,即使是谎言,也是真实的。此季,我听见了你在风中的叹息、惆怅、哀怨且彳亍,也看见了彼此不约而同的怵立。只想告诉你,有些瑕疵的呈现,有时是完美必要的点缀。我学会了辨别!
  静思婚姻,纯净而淡然,真挚而绵长,深深盘踞在内心深处,即使在没有你的日子里,也时常温润我满心的想念,便不由自主地沉醉在有你的情景里,看你故作的恶搞,赏你流动的舞姿,和你即兴的诗词,听你放开的歌喉,惜你倾心的言语,怜你憔悴的容颜,更痛你赤心的泪滴。只愿在你的眼里,我化成了水,为你变成任何一种形状;在你心上,我化成了风,欣赏你的任何一种模样;在你世界里,我愿意为你站成今世永远的神女姿势,静等你,守候你的快乐,分担你的忧伤。
  今夜的雨,下到我的心里,浮起一种淡淡的感伤。总想地老天荒不该是一副年少的模样。爱,经过长久的酝酿,醉也不归,与岁月同长才会最深最重。爱到深处,是坚持,始终如一,像是作茧自缚的蛾,写好金销玉碎的结局。这时,我仿佛清晰地看见你在雨的尽头向我招手,伞下你的气宇轩昂,连同你会心的笑容,让我的世界空灵而纯净。此刻,我也终于笑了笑。想那些悲伤的点滴如水一样流走,流出我的生命,只留下美好的片段,只需记得我已经为爱迈出了双脚,而逃不脱的劫运只能暗自珍藏,暗自啜饮命里该有的苍凉。
  风舞动着夜空,凌乱着街影,是我们居住的城市。此时,依然想你倏然露面,我不再独看凌空一袭微亮,搓揉惺忪的眼。那些因你翻腾起来的刻意留守的心愿,紧紧握着红尘深处的眷念,不知归还。多少如水的日子去了还来,可我知道,我的心,总是会把你想起,你那刻骨铭心的笑颜在梦的尽头也会让我顿生想念。此季,这个城市的雨意依旧,那些冥和心感的情景与意念依旧。总想相伴时,任意徜徉在晚暮中的城市幽径上,细数着我们平淡的流年,让那一刻随生命一同老去。回头,光阴里,还有你,还有期盼,还把你注入心田。
  此刻,我握着线轴,却不知道你飞向了哪里。今夜,你在何方?是否如我这般静静地听雨,静静地想念着我,然后,心,莫名的痛。今夜,你在何方?是否藏在某个拐角,告诉我平凡的爱才是永远,然后,心,素淡如莲。今夜,你在何方?是否触摸到我心的温度,轻轻念起那句稔熟的话“宝贝,想你了”,然后,心,安然皈依。今夜,你在何方?是否还想着那个不能时时触摸到的容颜,还是轻轻抬起了双手,然后,心,陡然跌落。今夜,你在何方?是否还记得你的叮嘱“小猪,好好吃饭”?
  夜阑尽处,是雨,是一地的思绪,是用手指沾血在心上写下的眷念。当途中的陌生演绎成亲情的挂念与随性,还有爱情的柔婉,我习惯了等待。若真的等到尘寰残碎,爱才不会日思夜盼,只求心字不成灰,泪字不成风;只求温柔不老,任岁月无情,任命运薄幸。只求苍天知道,我们虽没有指天为盟,而用眼泪与痛心写就的牵手,还在途中迁徙,还在跋涉前行。今生,既已为你妻,就注定陪你,忘却红尘深浅! 

爱情散文

我以为是风,吹动着狂乱的心事,把悲伤写成了想你时的歌。我以为是云,带着思念的浮动,在空旷的蓝天里流浪,总以为自由里,挥洒着快乐的烂漫,我...[阅读全文]

偶然看了这样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何当共剪西窗烛》。内容大概是:文革期间,一个大学生下放到渔村,很自然就与渔民的女儿恋爱结婚生子,又很自然的随着文革...[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