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手天下,多情如昔

来源: 网络收集 时间: 2013-11-08 阅读: 所属栏目: 爱情散文
  大漠风情、一骑扬尘,手持方戟,红颜多情,冲冠一怒,江山沦陷,自此你我遥隔万里,戎马一生,解甲归田,青衫泪洒,笔墨丹青藏于心中,英雄气短,多情无果,我曾气吞山河,虎视浩渺,将苍穹寰宇踩在脚下,将傾城红颜揽入怀中,犹记那年,我扬沙万里,披荆斩棘,只为在万人丛中簇拥你那雍容的高贵,不染一尘,不屑一人,傲慢于世。不再问天下,不再问黎民,只想一帘幽梦将你我眷留,梦前世、渡今生。云载千古,月悬万世,流云不晓东风瘦,旧月不照只影归,一曲魂断,山河永寂。
  红颜消瘦,你不在是你,我锐气尽失,光环退却,素衣白面,我亦不在是我,放手自饮,泼墨成愁,挥笔皆殇,那一刻我双眸迷离,内心荒凉,不忍写下一字,惊慌世人将我看透,于是我剖开自己曝晒十载,风干一世,人未老心已老,世事过尽,心阅千城,倚城头,过尽千帆,血染遍野,动容之貌,傾城之顔,我亦未逃,任它天下尽失,天涯陌路,从此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将自己的繁华湮灭。
  蜕变余生,占卦问易,将自己交由别人的轮回,一袭青衫,浪迹天涯,世事看淡,把你看高,将那一季红叶,一轮秋月,紧贴于心,隐匿山林,躬耕农亩,山野如迷,疑是红颜素衣漫漫相赴,已将身转,不牵一尘,又是秋风起,又是黄叶落,风起叶落片片相随,却不得与红颜白发相梳。
  丹青卷,清泪染,别了辉煌,淡了心痕,情仇恩怨引歌长啸,秋来花落香尽烟消。倚窗临风,不闻天涯横笛,红绸轻倚,不见伊人笑靥,晓风残月,残红若血,嗜杀容颜,不懂柔情。繁华三千,不敌一指流沙。清月冷朱花,尘烟染芳鬓,滚滚红尘,我开始在繁华,追忆在人间,前尘俱云烟,秋尽红颜殁,我袖手天下,追忆前尘。
  一纸倾诉将自己出卖,迤逦人间,本是一个绚丽多彩,却让我活出一个段段留殇,万千夜尽,谁为我燃一座青盏,再续千年烟火;夜星没落,谁为我执一息灯火,渡过千年寂寞?浅尝世间薄凉的无常和悲欢,看过繁华平凡的情深和缘浅,回首空空,徒留心已静。
  凭栏远眺,山河动容,一幅画卷,将天下定格,古城楼前、一樽古琴,演奏一曲多情人间,望不尽的天涯路,看不穿的清秋月。
  年少轻狂已过,静对炉香,书掩千年世相,浮世栖身,红尘各有安命。尽管我千里驾轻舟愿一世相随,也换不回前尘往事月下徘徊,离开已是我今生最后的爱意。
  追寻山河遗梦,月映金风玉露,曲奏人间无数。碧水长流,青山依旧,谁人赏花与共,执手相携;白日荷锄,夜静茗香,独赋诗词千首,灵酒千觞;清风千里,明月万年,明了生活,断了杂欲,将天下拱手,将多情演绎。
  常忆消瘦清容,在忘与不忘之间,将红颜老去,笔墨丹青形同芦花两岸雪,无尘无界。却已尽收画卷,藏于诗文。于此,夜半翻阅、一如当年,展开画卷,花开荼毒,你站在画里:肤如脂,齿如皓,身如莲,笑如雪。灯下浅笑,仿若天下尽得,多情应笑我如痴如醉。
  一阕年华,草木皆荒,一如纯色的单调,蒹葭苍苍、水天一色,撑一只小船,误入藕花深处,鸥鹭惊鸣、不知归路,月薄如纱,将天下倾照,将你我轻抚。我亦随船自行,漂泊暮色,刺绣江南,婉约而行。
  百年之后,你我不过魂魄一缕,白骨一堆,莫不如在化为一缕青烟之前,将今生以安然来修,弦音檀笑里,冷看温煦暖秋,静待彼岸花生,放下该放下的,执念莫过执着。
  待到心遗天下,依旧多情人间。

爱情散文

偶然看了这样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何当共剪西窗烛》。内容大概是:文革期间,一个大学生下放到渔村,很自然就与渔民的女儿恋爱结婚生子,又很自然的随着文革...[阅读全文]

我以为是风,吹动着狂乱的心事,把悲伤写成了想你时的歌。我以为是云,带着思念的浮动,在空旷的蓝天里流浪,总以为自由里,挥洒着快乐的烂漫,我...[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