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醉笑风情,奈何几度

来源: 网络收集 时间: 2013-11-08 阅读: 所属栏目: 爱情散文
  潜伏在梦的深渊,我听见,寂寞的天空,下起了忧伤的雨滴,而不知是谁,在雨里奔赴,深思追忆着那一段往昔的旧约,生命的轻舟行驶在岁月的彼岸,用一种忘记的姿态,谱写年华里的风情万事,最美的而终将还是被回忆所俘虏,是一粒尘埃的散尽,一场醉梦的繁华,记不起,关于我的过去,到底遗忘了多少的坚强,迷离的眸子里,充满了无尽的感伤,我的年华,为何这般颓废,若寻一方净土,奈何让内心的烦躁能不能有些安静。
  
  岁月是光阴里的一支笔,把所有发生过的,写满了泪行,用眼泪镶嵌了着过去,时常彷徨,试着去做一个快乐的人,而这种快乐的感觉,总有着繁琐的思绪,听很多人说起,有故事的人,一定不快乐,倾听时光静淌的是声音,总能感觉到,活着是一种美好,可活着,对生命,对自己,在青春勃发的年华里,总有梦想,而梦想却是一种让人再累,也感觉幸福的滋味。
  
  光阴是岁月的一面镜子,每当失去对生活的理智时,时常让人看见,作为一个男人,若连最起码的斗志都脆弱时,梦想,那该怎么去实现,有时候,总会感觉到,一种无助在心里挣扎,一种失去了力量的双手,不知去怎样挥霍似水年华的青春,岁月是越走越急的疯子,奈何这般伤情,总让人感叹的不知原由,儿时的童年,脑海中总有对远方的渴望,时之今昔,身处在远方的这片天空下时,才发现,这种渴望里的追求,莫过于心间的一滴泪,湿了回忆。
  
  每当独自行走在闹市的街头,喧嚣的城市,行人拥挤,车流不息的马路,才发现,孑然一身的孤单,是无处躲藏的寂寞,纵使万种风情,也体会不了尘世的繁琐,疲乏的思绪里,总会想起一切关于自己的过去,曾也真的有过快乐,那时候,快乐的滋味让我忘记了忧伤是什么滋味,却不知何时起,让自己染上忧伤,一种难言的痛,无助的望着人海时,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可笑。
  
  有一种习惯,一直在我的生活里,那就是文字给予的温暖,很多时候,我感觉,它很亲切,总在自己伤心的时候,抚慰不平静的内心,让茫然的思绪有了一点安静,虽然不怎么华丽,但代表了心情里的点点滴滴,岁月漫漫长路,割舍不了的我对它的挚爱,因为,没有人究竟比它更能理解我,了解我的内心,就算是哭的感觉,我相信,它比谁都清楚的知道,为何,落下的泪花。
  
  其实,很累,真的很累,并不是对梦想失去了渴望的斗志,而是说不清的累,谁的生活里没有些许无奈,谁的生命是浩荡的如意,常常对有些东西,一直在坚持,就算在艰辛的努力,被压力压的喘不过气时,还是会面目全非。我比谁都需要一种安慰,可一切都要让自己孤军面对,是习惯了还是从来都没有人去关怀一下,自己并不去在乎,因为一直以来,我做的是一个坚强刚毅的男人。
  
  世界是一张偌大的网,即便自己有多么的强大,却还在这张早就被人布置好的张网里,有些事,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任你怎么去改变,都不会有理想中的结果,一如感情,你说你爱她,爱的可以把整颗心掏给她,还是没有人知道,掏心的痛是什么感觉,往往不懂的是自己,不懂为何回忆是那么的伤人心扉,不懂为何是那么的风情万种,一切都是现实的网。
  
  若是寻一身轻松,那就是醉酒梦睡,若笑这般无奈,那就是风情万种。
  
  红尘几度,旧事如歌,很多时候,学着去放下,依旧是一种美,哲人有曰:有些东西,我们一直以为在自己的手中,握得很紧,每当张开双手时,才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是的,不是说越在乎的失去的越快吗?握在手中的幸福难道就不会飞?一贯同样的犯了一个错,就是把自己看的太重要,总以为,以我之力,也可扛起一座山,总来没有去想,当我扛起时,压住了谁的痛楚,心疼的诉说给谁。
  
  有些爱,奈何情深,等走远之后,才发现,依旧缘浅,终究是一场现实的繁华,有些梦,等醒来之后,才发现是一种眷念的相思,缘起缘灭,沧海桑田,过去终将是过去,何必去再去穿越绵绵不息的朝花夕暮,在心灵的长廊里低吟浅唱呢?时光流转,早已尘埃落定,渡口离散,红尘陌上,太远的路,需要的还是我们独自行走。
  
  我们都在岁月阑珊处跋涉,独自行走,红尘几度,浅笑风情万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当我们历经繁华,看淡心境,看开明媚时,所有的清风舞姿,淡淡含笑,然后挥手再见,就算相遇里的结伴同行,都将会在下一个岔路口道别,无论如何,都挽回不了曲终人散的伤感,梦醉笑风情,唯有奈何几度。

爱情散文

我以为是风,吹动着狂乱的心事,把悲伤写成了想你时的歌。我以为是云,带着思念的浮动,在空旷的蓝天里流浪,总以为自由里,挥洒着快乐的烂漫,我...[阅读全文]

偶然看了这样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何当共剪西窗烛》。内容大概是:文革期间,一个大学生下放到渔村,很自然就与渔民的女儿恋爱结婚生子,又很自然的随着文革...[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