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言欢、自是流觞

来源: 网络收集 时间: 2013-11-08 阅读: 所属栏目: 爱情散文
  夜色撩、秋雨朦,帘外细雨如丝,惊落枕边清梦点点。和衫素手弄清弦,却掩不住心底幽幽怨,问卿天涯,可否换我?你守梦里,我驻彼岸,断桥边,油纸伞,伞下一人雨渗泪,西子湖畔,一舟轻飘,涟漪微漾,一袭白衣,细雨倾洒,翩翩暗香,红尘逊色,那一刻,把伞折起,任那滴滴雨丝朦了双眸,任那薄凉秋水湿了青衫,红颜娇媚薰醉眷恋,嫣然一笑缭乱尘心。
  无数个不眠之夜,为你,一盏青灯,一笔浅墨,染遍平仄不韵的芳菲年华,吟不完一生的眷恋,指尖流不尽一世的情牵,用来装点所有的寂寞流年,为你,一指流沙、一阕古琴,抚尽云烟轻狂的多情韶华,奏不完此生残缺,听不完世间沧桑。
  夜夜笙歌,夜夜执笔,将你我今生未完的故事续写,哪怕写不出一个完美的结果,我亦沉溺其中,步履维艰在没你的日子,我试着把自己放纵在那些静美的岁月,可是天涯羁客、却最是害怕那些停歇的日子。
  这一季、叶落满地,晴秋一缕,不染一尘,岁月静好,自你走过,心已空,空留一季西风瘦,从此,梦里寻你,聘婷宛立在烟雨的江南,醉舞着一腔柔婉的翦翦风情,不问一尘、不问一人;从此,魂里念你,于花海中纤纤守望你那飘逸如风的身影。把自己遗忘在有你的世界,把世界遗忘在有你的瞬间。
  蒹葭伊人、华亭独裳,江南倩影,轻解罗裳,一曲蝶恋,相思瘦了谁,或许,前世的我,辜负了你的一段似海深情,所以今生红尘里,我把辗转千百次的回眸,都化作唯一守你的执念。不畏红尘中的纷纷扰扰,不怕三千青丝变白发,不怕青丝暮成雪,不惧潇湘雨濛濛,不傾城、不倾国、倾尽一生只为你。
  琴瑟和鸣、年华流转,彼岸花开败,花落叶繁,残花无泪,残瓣零落成泥,碾做了尘,不留余香点点,一眼苦悲叹,百回悲欲绝。思念到了深处,不能碰,不可说,更深露重,屋内一人独酌,苦酒入喉,烛泪干,影绰人消瘦。
  时光、一深一浅,在哪年少轻狂的岁月,看遍江山如画柳如烟,闻遍千阁旖旎丝竹声,邂逅一段缱绻流年。云水间,浅笑依稀嫣然,碧水池畔,琴瑟幽幽,琵琶滟滟,是谁在波光倒影里,拈花一笑,将一曲曲琴韵悠扬化作绕指柔,醉了我心,动了我情。都说耐得住寂寞,才守得住繁华。眷恋的心,还在不停的寻觅,于千山万水中抬起眼眸,看见你,嫣然一笑,宛若莲花生。我知道你会从云海深处走来,于是,我安静地站在原地,等下去,终还是遇见了你。时光轻语,你我深望,一场明了韶华、动了天地的邂逅,将万物遗忘,幻想共一世风霜,日暮天涯,一直以为,与你相遇是我今生最美的缘,我在红尘陌上,溺水三千,只为遇上踏歌而行的你。却为何叫我体会烟花易冷、繁华易逝的凄凉?
  素衣红笺,忆一季花香,沧桑阡陌,抒一纸墨染,红尘纷扰,缄默一段伤痛的旧时光。似水年华,恋上的不过是一段曾经往事。露冷凋花,帘卷一袭冰凉,几度轮回,华年一梦,我眼中的眷恋不是为你顾盼,离歌尽散,流年荒漠,终究谁也不是谁的谁?曲终人散、尘埃已定,错把今生当前世,在万千红尘跌跌跄跄、踽踽独行,或许今生你是我逃不过的劫,也许痛彻心扉,可也让我在夜夜为你落笔,提笔落笔间,把你今生最美的忆镌刻成我今生最美的殇,我曾念,念岁月若水、年华不复,故事落幕,凄凉散场;我曾怨,怨锦瑟无端,苍天不公,繁华一时,刹那尽失,我曾痛,痛天涯陌路,半路飘零,一生挚爱,背影无望。
  歇底斯里,呐喊无音,一场梁祝化蝶的凄美却演绎一曲劳燕双飞的悲凉,一世情牵,奈何缘浅,夜深人孤寂,仍盼情续,曾今沧海,转瞬即涸,巫山已除,云绕晴空,心如止水,静如晨曦,薄幕微凉,泪已尽、心已去,从此一人把酒言欢,冥冥之中,仿佛自有定数。死生契阔,说已成故,执子之手,忆已成殇。
  天亦无情不忍老去,东南望去,独倚高楼,司马青衫,衣带渐宽,染指人间,多情不在,自此望断天涯,把你留忆,人间烟火,不在温暖。前世多情,今生债还,已惘然,已看开,把酒言欢,自是流觞。

爱情散文

偶然看了这样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何当共剪西窗烛》。内容大概是:文革期间,一个大学生下放到渔村,很自然就与渔民的女儿恋爱结婚生子,又很自然的随着文革...[阅读全文]

我以为是风,吹动着狂乱的心事,把悲伤写成了想你时的歌。我以为是云,带着思念的浮动,在空旷的蓝天里流浪,总以为自由里,挥洒着快乐的烂漫,我...[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