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的沧桑

来源: 网络收集 时间: 2013-11-08 阅读: 所属栏目: 爱情散文
  我知道,她不会来了。
  因为她累了。
  爱情总是这样,有热恋,也有失恋。
  她不会来了。
  我知道,她不愿意。
  无论我怎么求、怎么请、怎么劝,她都不会来了,她不会来我这里,不跟我见面,不和我说话。
  我在厦门,她在江西,我知道,她不会来我这里了,清明不来,五一不来,端午也不会来的。
  她很忙,有很多事情要做。她要考试,她要毕业,她要找工作。她变现实了,她没那个闲心了,她忙了,她也着急了,她要为她的前途做打算。
  淡了,不会打电话了,打通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除了要想着找个好的话题,还要想着怎样才能聊得开心,不惹她生气。因为她很忙,她很累,她心情很糟。
  小心翼翼,小心翼翼,小心翼翼也免不了要争吵,无谓的争吵。
  大概是她变了,也许是我变了。总觉得满足了不她的要求,总感到压力很大,很大!
  她还爱我吗?不知道。我还爱她吗?也不知道。我们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生疏了,就这样散了。可惜吗?可惜!三年了,不是三天,多少个日日夜夜啊,怎么就到尽头了呢?可是,凡事有始就有终,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然而多么怀念,她的眼,她的笑声,她的头发,她的衣襟。
  多么怀念河边的落日,多么怀念土豆卷,多么怀念文清路,多么怀念八镜台,多么怀念赣江,多么怀念古城墙——我曾背着你走完它。那是个阴天,下着不大不小的雨,你说:背我,要背我一辈子。我背了你,也想背一辈子,但是,一辈子,谈何容易,一辈子,多么纯洁啊!
  那天,在浮桥,在船上,我为你读裴多菲的诗,然后,我像《泰坦克尼号》里的杰克拥抱罗丝一样,在船头上拥抱了你。浪漫,馨温又傻气。
  总是,追忆,追忆,不停的追忆,仿佛只有这样,仿佛只有用力抓,拼命抓,我才能抓住那一点点,一丝丝,一滴滴,甜美的幸福,难得的快乐。
  因为我怕,哪一天,我会忘了你,忘了那一切,忘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往事。
  青春如电,白驹过隙,走了,我的爱情;走了,我的思念;走了,我的梦想;走了,我的归宿。
  我变得孤独,我开始寂寞。我会长时间的看着天空,不为什么,也不知道该为什么,没精打采,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看着,那样才不会难受,那样才舒服。抽上一支烟,让自己在雾中迷失。喝上一杯酒,让自己在酒里麻醉。
  生活,就像一条河流,只是我的汛期走了,进入了萧瑟的枯竭期。
  拿起相机,我给自己拍了一张照,名字叫年华的“沧桑”,以此来纪念,那堇色青春里的似水流年。

爱情散文

偶然看了这样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何当共剪西窗烛》。内容大概是:文革期间,一个大学生下放到渔村,很自然就与渔民的女儿恋爱结婚生子,又很自然的随着文革...[阅读全文]

我以为是风,吹动着狂乱的心事,把悲伤写成了想你时的歌。我以为是云,带着思念的浮动,在空旷的蓝天里流浪,总以为自由里,挥洒着快乐的烂漫,我...[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