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雪花的期盼

来源: 时间: 2011-12-08 阅读: 所属栏目: 伤感散文

  (一)
  
  高原的冬来得是那样的匆忙,人们还没有享受够秋的喜悦,第二场大雪的问候,便让温暖的气候拱手把季节让给了冬。
  
  我温暖的手,已经无法捂热你透心的凉意。你说:你的生命是属于冬季的,在纷纷扬扬飞舞的雪花间,在沉寂的长街上,你孑然一身,走过心灵的陌路。
  
  冬夜真的很漫长很清冷也很无奈,寂寞的雪花落满孤寂的心底。与你相识,在万千网友间寻觅到你,我们是这样的投缘,没有过多的交谈,我已视你为知己。
  
  思绪象飘浮的雪,纯洁如云,飘渺似梦。你仿佛是飘逸的仙女,在如痴如醉的梦呓间,悄然寻觅一个知音,一个行云流水般的歌者。轻柔的脚步,踏出浣纱的曲调。我伸出瘦弱的手,却总也不能触及你温柔的容颜。
  
  其实,我也是天涯孤寂的行者,一如大漠的独驼、北方的孤雁,在千百次失败中独自领略让人慰藉的语言,感受令人激动的情愫。我以高原男人的豪放在雪地间书写大美的文字。泪是心灵的述说,笑是青春的诠释。
  
  (二)
  
  或许,人生总是这样,在错位的地点,产生错误的印象。相识真是错误的开始。
  
  世上有些事,无花亦无果,无生亦无死。未相识,也就不会有生死离别,更不会有寂寞与期待。
  
  男人是伟岸的山,女人是温柔的水,山因水而有灵性,水因山而妩媚。山水合一,才能构成美丽的风景。
  
  读你,不是为了未曾谋面的相思,也不是为你的痴情与浪漫。仅仅是为了特定的文章而结下的特殊的缘。
  
  雪夜真的很静寂,走在雪原有一种超凡脱俗的释然。今夜,你是否象我一样,有许多的感慨,太多的依恋。让冬雪作证,我们纯洁的友情直到永远,原你风采依然,纯情依然。
  
  (三)
  
  或许,你还是眼中漂浮不定的云,伴着蓝天的悠远,忽闪在儿时的记忆里。
  
  童年时那纤弱的倩影,如今遗失在哪里?在百无聊赖间,我不止一次问:为什么受伤的总是自己?
  
  人世间的感情真的很微妙,什么也别想,什么也别说,理解的越深,越是一种折磨。
  
  是梦中蝶舞的迷幻,还是倒挂在云水一色的天际?我无从去追寻,心中永恒的遗憾,只有淡淡的记忆,始终忽闪着迷一样的笑靥。
  
  我无数次的阅读你清新的花语,从错落有致的花朵间,蜜蜂找到了知音的语言,蝴蝶发现了心仪的芳韵,而我呢,却只有蹒跚的步履,无法波及你羸弱的呼吸。
  
  多么渴望能够真正的做一次自己,在自由的天空下,在阳光的抚爱下,绽放相思的呼唤,为你描绘闪烁的祈盼,一种生生死死,不离不弃的侠骨柔情。
  
  (四)
  
  那种久违的思念,在重逢的瞬间,目光凝结成陌生的疑问。真的是你吗?那心中永远不朽的神话,一个亘古的传说,蛰伏在老街的屋檐下,积满深厚的热望,静静地等待,又一次生命的轮回。
  
  还没有与你重逢,我的心已苍老成无缘的浮云,漫无边际地飘去,淅淅沥沥的痛,划破早就迟钝的神经。
  
  关于丢失了色彩的童年,我已经无从翻阅尘封的故事,在儿时的阡陌间寻找,昔日的森林还在重复着昨日的故事,生命依旧拔节,树木仍然增添着年轮,小鸟仍然在歌唱爱情,小溪依旧欢快地流淌着柔情蜜意,但我却已失意。
  
  与你相约,是命运叠加的嘲讽,还是前世修行的缘分?我茫然不知所措,断肠的回味,丝丝缕缕,从心海间渗出,润湿不该激动的年轮。
  
  不知道我是否还是你目光中那棵刚毅的青松?那坚硬的松针,无论季节怎么变化,无论风霜雨雪,始终都是保持顽强向上的生命活力,展示了一种人生的姿态。
  
  但是,你却永远都是我目光中永恒的花蕾,袅袅娜娜,纯洁无暇,鲜艳靓丽,在我的心海间悄然开放,永不凋零,永不落败。
  
  (五)
  
  与你相遇,我如诗的思绪,早已遗失在浪漫的季节,我忘却了年龄,忘却了时间,也忘却了自己,只有空白的记忆,覆盖昨日的心痛。
  
  时间,或许可以改变一切,但无法忘却的,是你温情的一瞥。
  
  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阅读你的名字,总是沾满阳光的味道,我用生命的苦旅去领悟,直到今天,也未能诠释其中的含义。
  
  但是,内心不再涌动潮汐,我还是珍藏生命的凝重,一次温情的邂逅,绝对可以让我激动一生。
  
  每一次回忆,都会牵动永久的痛,那是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从内心涌出无暇的温情,多少次我尝试着把你忘记,但是,抽刀断水水更流,越是想忘记的偏偏想起,越是想泯灭的,总是滋生新绿。
  
  在万般无奈间,我只好转身,在望穿秋水的叠韵中,静待与你相遇的倩影变成陌生的回味。
  
  每次的重逢,都是生命的一次洗礼,每次别离,都是前世的恩怨。我想一个人,在纷叠的雪花中消失,融入银河行板的音韵,融入蓝天碧野的悠远。
  
  

伤感散文

夜如水凉,梦似传说。 吾梦,携一剑浪迹江湖,泛舟洞庭,驰马贺兰山下。 我的梦融化不入这城市的繁华,只愿栖息在那些安静的地方。 兴许,是在躲闭,如一场绝世...[阅读全文]

1 天边最后一抹红凋谢,隐约暮色里。一弯残月,清寂高悬。凛冽的风,吹皱了一池秋水,揉碎了倒映的落寞倩影。萧瑟冷风,摇掉一树繁华,抖落满地相思。哭泣的梧桐...[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