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悲伤

来源: 网络收集 时间: 2012-01-09 阅读: 所属栏目: 爱情文章

  一个鸡蛋被我吃了,那是一颗生鸡蛋,我吃进嘴里后,浓烈的蛋黄和像浆糊一样的蛋清粘满了我的嘴巴,那样子特别生猛,据说常吃生鸡蛋的男人精力旺盛,**超强!
  
  旁边站着我的女朋友黎艺,她骂了我一句,你他妈有病啊。我又吃了一颗,这次吃得更加迅速,壳在嘴里咀嚼,一骨碌吞了!
  
  我反过劲来,仆向黎艺。黎艺双手撕打,脚也乱踢,我的脸被抓伤了,我的裆部被踢中了,我还是野蛮的征服了她。她安静了。
  
  在我进入的瞬间,黎艺急忙说戴套没有,我说谁他妈的戴那个东西,狂飙突进向前冲,黎艺的眼睛眨吧了一下,脸上呈现抽茎似的扭曲。黎艺说你轻点,我痛。
  
  我想起刚才吵架,黎艺那种决绝的语气,她说你只是一个没有工作的大学毕业生,我们家是不会同意的。我说你同意吗?黎艺不说话,沉默了一会,说我们分手吧,我们是不会幸福的!我说,我们在一起三年了,那些快乐的日子怎么说忘就忘。黎艺神情黯淡,眼神委顿,站在那里像是一尊雕像。我说分手可以,我们最后做一次。黎艺骂道你是一个禽兽,不折不扣的!
  
  我很快就发泄完,时间比以前还短,我从黎艺的身体上缓慢下来,到了卫生间用冷水冲洗了一遍,冷水碰到皮肤冰冷异常,如坠冰窖,洗完后,回到卧室。
  
  黎艺还在床上,散乱着头发,脸上有革命者视死如归的表情,她木然的穿着衣服,那是一件我们一起买的衣服,粉色的外套,她穿上的时候把小脸映得通红,跟映山红似的。她又穿裤子,她又穿袜子,她又穿鞋子。
  
  卧室死一般的安静,只有她穿衣服时,布料互相磨擦的声音,这声音虽极小,但很刺耳。
  
  我从背后抱着黎艺,像以前一样尽量温柔的,黎艺发狂似的,双手挣脱了,转过身,啪的打了我一耳光,我脸上火辣辣的,跟火烧一样。
  
  黎艺瞪着眼睛,凶狠的对我说,我们完了,彻底完了。我又想去抱,张开双手,黎艺像风一样走出了卧室,门在她身后重重的关上,那一声砸在我心上,我知道最纯洁的东西碎了,那是三年来的感情和欢笑,还有数不清点点滴滴的记忆。
  
  我站在阳台上,看着楼下灯火辉煌,每一个人都面目模糊。我又想起黎艺,她不会回来了,永远不会回来了,这是真的。我爬上阳台,天离我不远,我伸手就能摸着了。我向前一步,身体飘了起来,跟电影阿甘正传里那只羽毛一样,我着地的刹那间,脑浆四涧,鲜血满地。
  
  我听见有人在惊呼,有人在尖叫,有人在吵闹。
  
  黎艺站在远处,看着躺在地上的我,她哭了。

       作者:无刀剑

爱情文章

[一] 她叫虹,他叫良。 是男婚女嫁的年纪,许是月老将手中的那两根姻缘线,轻轻地牵到一起,打了个结,原本隔着茫茫尘烟,山水万重的两个人,就那么相识了。 她...[阅读全文]

小心,是一个女孩子。 小心,是她在网上的名字。 小心,是海大第一批女网虫。 在车站,我终于用双手的大拇指和中指圈成一颗心,高高地举过头顶。 小心的泪奔涌而...[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