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了翅膀, 他仍是天使

来源: 网络收集 时间: 2014-01-03 阅读: 所属栏目: 亲情文章
  当在外地出差的我坐飞机赶回来时,十个月的儿子新新已经被推出抢救室。医生说持续的高烧也许损伤了脑神经,我要有心理准备接受可能的后遗症。老公两天后才从国外回来。出院后,我们常常测试新新的听力和视觉,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我们终于放下忐忑的心。可渐渐地,我发现他开始瞪着无神的眼睛发呆,或者呈现一种令我不安的笑容。当和新新一般大的孩子开始迈着步子,清脆地喊着爸爸妈妈的时候,新新依旧呆呆坐在那里,傻傻地笑着。抱着他四处求医,结论同出一辙:新新的智力将会停留在幼儿期,除非发生奇迹。
 
  那是段痛不欲生的日子,抱着孩子寻找各种可能的奇迹,秘方、偏方,甚至针灸。那长长的针如同刺在我的心尖,汗和泪伴着孩子凄厉的哭声一起落下。我多麽希望这只是一场梦,梦醒后充满灵气的新新在对我甜甜地笑。我开始幻听,总感觉新新在喊妈妈。我深深自责为了事业没有照顾好儿子,却不敢留在家里面对。每天下班后沉默地搂着他,日复一日,泪流尽了,心也似乎麻木了。老公也因为家里气氛沉闷,渐渐变得很少回家吃饭。
 
  婆婆来看我们,说把新新带走,让我们再要一个孩子。我不假思索断然拒绝,我不能那样做!他没有选择地来到这个世界,又因为我的疏忽变成这样,已经够不幸了!把新新紧紧搂在怀里,我不要别人分享对他的爱!
 
  新新两周岁生日那天,我才惊觉老公已经不再陪我们一起吃饭了,怕失去他的恐慌开始噬咬着我,使我觉得难以呼吸。直至深夜,一身酒气踉踉跄跄的老公才踏进家门,我已经荒芜的泪水终于又奔涌出来。老婆,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好吗?我狠狠点着头,与他紧紧相拥……
 
  我又怀孕了!抚着逐渐隆起的小腹,有些苦涩的甜蜜。我彷佛比谁都期待这个孩子,却又在内心里抗拒这个孩子。看到新新向我伸来的手臂,我的心又涌起巨大的痛楚:新新,这个世界,除了妈妈谁还能爱你!
 
  我终于下定决心打掉这个孩子,可检查结果使我震惊:我竟然怀了双胞胎!
 
  2002年的夏天,一对漂亮的小女孩阳阳和月月降临了。满月以后,那对粉凋玉琢的小人,总是甜甜地笑,很少哭闹。只要我一说话,头就随着我的声音转,让我充分享受到做妈妈的喜悦。我已经顾不上新新,无论我多麽约束自己,潜意识里我已经开始忽略新新,只把他交给保姆,甚至开始讨厌他那傻傻的样子。
 
  转眼,阳阳和月月会走了。新新一般不注意什麽,只是对这两个妹妹格外敏感,常常注视她们的一举一动,似乎带着极大的兴趣,而且不同于平时的眼神。我是不允许他接近她们的,他只能那样在一边望着,可我控制不住阳阳和月月蹒跚迈向新新的脚步,她们同样对新新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而我却捨不得强迫她们什麽,只是一次又一次严厉地对新新说,记住,不许碰妹妹!不许碰妹妹!渐渐地,他对我有了怯意,我却丝毫没觉得有何不妥。
 
  一天,孩子们在午睡,保姆出去买菜,我去储物间整理衣物。突然听到孩子的哭声,我连忙跑进卧室,看到新新正从床的栏杆间缝向外拉月月的两根手指,手指被卡住,新新还在用力向外拉。我一把拉过新新,照着他的手,狠狠拍打,不是告诉你不许碰妹妹,不许碰妹妹吗!看你以后还碰不碰妹妹!我越打越生气,似乎在发洩对他积累的厌恶。我疯了似的寻找可以用来打他的东西,直到看见镜子里自己魔鬼一样的脸。我终于听到孩子们的哭声,终于看到蜷缩一团哭泣的新新,还有女儿们的喊叫声……
 
  保姆回来了,抱起新新,看着我馀怒未消的脸想说什麽,我摆摆手让她抱新新回自己的房间。我哄着阳阳和月月,突然看到床上有几块动物饼乾,阳阳的手里还握着一块要喂我。我连忙到月月那边,果然月月那边床下有几块饼乾,已经被我踩碎了。新新最喜欢吃动物饼乾,原来他拉妹妹的手是要给妹妹饼乾。我的心被刺痛了,连忙到他的房间,他已经被保姆哄睡了,可还在睡梦里抽搐着。我不禁泛起一阵酸楚,我这是怎麽了
 
  ?我还是他的妈妈吗?
 
  一天,我和女儿们玩着拥抱的游戏。我拍拍手,她们就喊着妈妈,张着小胳膊争先恐后向我跑来,然后我们紧紧拥抱。这麽简单的游戏,她们却乐此不疲,一遍又一遍。忽然,新新也张开他的胳膊,向我跑来,含煳地说着,妈妈,妈妈。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的儿子,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从没开过口!紧紧搂住扑到怀里的新新,我哭了。已经对他沉睡的母爱被重新唤起,儿子,妈妈有多久没搂过你,妈妈对不起你!
 
  我终于开始认真思考我的孩子们,我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家庭,我竟然有三个孩子!他们正渐渐长大,将来要有他们自己的人生。等我离开这个世界时,只有他们之间才能互相照顾。尤其新新,他需要好多好多的爱。
 
  我不再分隔他们,而是常常告诉女儿们,要好好爱哥哥,因为没有他,就没有她们。我知道她们听不懂,我只希望她们会记住我的话。
 
  我每天陪三个孩子做游戏,唱歌,跳舞,为他们讲故事。而新新,越来越有灵气,不但会叫爸爸、妹妹了,还会含煳表达自己的需要,而且会随着节奏跳些简单的舞步。看着并成一排熟睡中的孩子们,我终于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奇迹,那就是爱,爱可以创造一切!
 
  阳阳和月月到了上幼稚园的年龄,我也该上班了。为了减少我的负担,婆婆来商量着把新新接走。我犹豫再三,其实按新新现在的情况,勉强可以上幼稚园,可他毕竟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我害怕来自外界给他的伤害。
 
  新新被带走的那个晚上,女儿们不肯上床睡觉,一定要等哥哥回来。她们闪着漂亮的大眼睛问我,哥哥什麽时候回来?为什麽哥哥不上幼稚园?我的心一凛,回答她们,哥哥生病了,要好长时间才会好。她们又问。他会想我们的,为什麽我们不照顾他呢?快让哥哥回来,我们会照顾他的。我的心紧了又紧,你们要乖乖的,只要你们听话,哥哥就会回来。她们终于乖乖睡下,而我在黑夜里挂念着新新。儿子,你好吗?

亲情文章

他是个单亲爸爸,独自抚养一个七岁的小男孩。每当孩子和朋友玩耍受伤回来,他对过世妻子留下的缺憾,便感受尤深,心底不免传来阵阵悲凉的低鸣。这是他留下孩子出...[阅读全文]

第一,怀胎守护恩。 第二,临产受苦恩。 第三,生子忘忧恩。 第四,咽苦吐甘恩。 第五,回干就湿恩。 第六,哺乳养育恩。 第七,洗涤不净恩。 第八,远行忆念恩...[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喜欢: